<tbody id="aikup"><nobr id="aikup"></nobr></tbody>

    1. <tbody id="aikup"></tbody>

      <menuitem id="aikup"><strong id="aikup"><thead id="aikup"></thead></strong></menuitem>
      1. 首頁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        當書店迅速消失,為什么我們該不惜一切代價珍惜它們!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5-07
        作者:
        來源:出版商務網
        閱讀量:84

        近年來,實體書店似乎到了危急存亡之秋,面臨著紛紛倒閉的危險。

        疫情、房租、網絡書店······實體書店受到的重創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在互聯網日益發展的今天,讀者有了更多元化的選擇,也被更輕松的娛樂方式所吸引??稍诎ㄗ骷以趦鹊囊恍┳x者眼里,實體書店是不可替代的存在。

        最近,《世界在書店中》一書出版,作者亨利·希金斯是英國著名文學評論家、歷史評論家和語言學家,現任《旗幟晚報》的劇評人和《牛津英語詞典》的顧問編輯,著有《約翰遜博士的詞典》《英語的秘密家譜》和《誰害怕簡·奧斯汀》等作品。他將13位作家為書和書店寫下的“情書”匯編成了一本散文集,對書店文化的價值和魅力表達了由衷贊美和敬意。

        對于愛書者來說,實體書店在他們心中是怎樣的存在?

        電子書和網絡購書大敵當前,實體書店有何優勢?

        現代化進程步履不停,經營者以怎樣的方式維系書籍和書店的未來?

        ······

        這些問題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參考與啟示。

        書店是文學的圣殿和個人的自留地

        對于愛書者來說,書店是一個難以名狀的特殊空間,給他們留下許多深刻的回憶和影響。其獨特之處在于,它既是傳承文化的公共空間,又是守衛個人愛好的方寸之地。

        一方面,書店是崇高的,因為它可以稱得上是文學的圣殿。另一方面,書店是隱秘的,因為它遠離生活喧囂,是讀者心中的自留地。

        對于胡安·加夫列爾·巴斯列斯來說,他作為小說家的人生可以體現在經歷過的一系列書店場景中。在二十歲時,他帶著剛剛萌發、不知其出路的文學理想,來到萊內爾書店。阿道夫·比奧伊·卡雷薩斯的訪談錄里那句“文學是我的家園,我要加入它的世界”在他心中發出堅定不移的回響,使他脫胎換骨。

        亨利·希金斯在序言中寫道,書店是世界上“唯一一個即使燈塔也是洞穴的地方”。在這句話中,“燈塔”的含義不言而喻,“洞穴”則源于意大利作家斯特凡諾·本尼在一首詩中,將已經倒閉的綠棕櫚書店比作像地獄般的洞穴。

        斯特凡諾·本尼曾與綠棕櫚書店的店主亦師亦友,這是一位極具工匠精神的經營者和詩人,將書店經營得很有文化氣息。本尼之所以在獻給店主和書店的詩中將綠棕櫚書店喻為“地獄”,是因為他在與店主的一次對話中有所感悟:文學誕生于無數次反反復復的修改中,絕非一切都已盡善盡美的天堂?!拔膶W的命運更接近于一個充滿離奇折磨的地獄”。

        令人惋惜的是,綠棕櫚書店已不復存在。但文學和人類對文學的博愛卻留在了世間,留在了無數個像綠棕櫚書店這樣,承載文學的圣殿之中。

        除了贊美書店和文學的崇高之外,書中也展現了書店之于個體讀者的價值和魅力。

        “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”。當伊恩·桑瑟姆在福伊爾書店當員工時,福伊爾五樓就是他的世界。在那里“虛度生活”,自由沉浸書海的生活是美好而甜蜜的。無獨有偶,對于兒時的伊馮娜·阿迪亞博·奧沃爾來說,韋斯特蘭雜貨店就像一個“無邊無際、可以體驗一切的國度”,向她展示托爾金、安徒生和C.S.路易斯等作家所創造的虛擬世界。

        書店還可以存放人們真實的自我,是愛書人遠離塵世喧囂的烏托邦。在這里,安德烈·克考夫這樣的“藏書怪客”可以樂此不疲地尋找一本并不真想找到的《庫庫緹斯之歌》。在亨利·希金斯的看來,書店是一個“珍物陳列室”,也是一臺“時光機”,記錄著他在人生不同階段的向往和感悟。

        時光荏苒,滄海桑田,作家們筆下的書店或在,或不在,它們和經營者一起堅守著自己的使命,接受這些愛書人真摯的告白。

        在今天,雖然實體書店的生存受到了多方面因素的擠壓,但幸好還有人沒有忘記它的存在,這些人成為了書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書店使讀者的世界得到延伸

        博爾赫斯認為,“一本書并非孤立的存在:它是一種關系,是無數關系的核心”。

        書店則為這些關系的構建提供了專業的活動場域,讀者的視角和認知由此得到延伸。

        首先,書店為陌生人之間的相遇提供了實體空間,這就不得不提在書中所占篇幅較重的二手書店。阿莉·史密斯曾在當地的二手書店“大赦書店”做志愿者,捐書者經常在二手書中遺落各種小物件。這些看似瑣碎的東西可以反映出背后的故事和所有者曾經的生活,使讀者對這位素昧平生之人有所了解。

        亨利·希金斯也在序言中提到,二手書的魔力在于,它能使讀者“在不同的世界、不同的時代之間穿梭······每一家二手書店都是一次發現寶藏的機會,充塞著各種故事,因為書架上的每一本書都帶著層層疊疊的歷史”。

        其次,丹尼爾·凱曼在書中展開了一場關于杜斯曼文化百貨商店的精彩對話,說明一家出色的書店可以作為其所在城市的代言。讀者越是了解杜斯曼文化百貨商店的特質,柏林這座城市在他們腦海中的模樣就越具體。杜斯曼那種不會過于親切,具有很好的包容性,客觀而低調的氣氛使柏林的形象在人們心中逐漸清晰。

        再次,書店是文化交流的空間,幫助我們擺脫信息繭房的桎梏?;ヂ摼W提供的便捷可以使讀者按圖索驥,按照自己的興趣點選擇讀物,但這未免少了無意的驚喜,限制了讀者的視野。關于這點,胡安·加夫列爾·巴斯列斯所見略同。在他看來,一家好的書店就是讀者能在進去找書的過程中,發現自己原本不知道存在的書。于是,“文學的對話就這樣得以拓展,我們體驗的疆界就這樣在反抗局限中向外推進。這是網絡商業從我們這里剝奪走的其他東西”。

        讀者與書籍和書店相遇,這樣的意外邂逅使人與人,人與城市以及不同文化之間打破了信息壁壘,拓展了原有的認識領域。

        這次遇見,依然延續的是我們被書籍所溫暖和感動的時空,肯定了實體書店在信息化時代中的獨有優勢。

        書店的未來在何方

        書店還有沒有未來?書店以后該如何發展?這是當前社會對于實體書和書店命運走向的熱議。

        在書中,有幾位作者也針對書店的未來往何處去這一問題,發表了一番自己的見解。

        其中,丹尼爾·凱曼認為,杜斯曼這樣的文化百貨商店是書業的未來。它不但可以避免傳統的大型連鎖書店模式的僵硬、無趣、專業性弱等問題,還比一些小而美的書店空間更大,滿足讀者需求更快。更不用說它擁有在凱曼看來,世界上最好的文具部和祥和寧靜的閱讀氛圍。由此看來,杜斯曼文化百貨商店的經營模式是值得我們參考和借鑒的。

        本書的編者亨利·希金斯的觀點則更加傳統。在今天,考慮到經濟收益,在主營賣書之外還附加其他業務是許多書店的經營方式,比如在書店里提供食物和飲品??上=鹚棺羁粗氐娜匀皇恰皩旧淼臒釔邸?,還有那種渴望搜集其他書店沒有的書,對書籍世界抱有的感性和信念的激情。

        關于書店的未來走向這個話題,韋斯特蘭雜貨店這家歷經祖孫三代的書店恐怕最有發言權。它始于一位父親對文學的真愛,在這里,顧客可以得到非常專業的購書服務,可以隨意拆開書的塑封以便于查看內容。書店在他的女兒手下得到傳承,她不僅將圖書的分類更加細化和豐富,還在遷店和親人去世等重壓下,挑起了經營書店的重任。所幸的是,兒子們已經長大成人,可以為母親分憂,為書店開辟新的發展模式,抓住時代的機遇發展自己。

        正如伊恩·桑瑟姆在書中所言:“生活在繼續,一切都會改變,哪怕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書店?!蔽覀儫o法阻止時代前進的步伐,但愿實體書店能夠順勢而上,借此機會涅槃重生。

        故事里的書店的未來將何去何從,我們也無從知曉。但是,作家們對書籍和書店的愛在這本書里將萬古長青。

        97夜夜澡人人爽人人,丰满少妇高潮哇哇哇大叫,永久免费的啪啪网站免费观看浪潮

          <tbody id="aikup"><nobr id="aikup"></nobr></tbody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aikup"></tbody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aikup"><strong id="aikup"><thead id="aikup"></thead></strong></menuitem>